廣東是全國第一經濟大省,在加快建設製造業強省和現代化經濟體系等方面都走在前列,為落實新發展理念作出了表率。佛山的生動實踐,亦從一個側面反映出廣東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學在深處、謀在遠處、幹在實處,表現出較高的政治站位。

應該注意到,最近中央幾次會議在部署新一年工作時反覆強調,各級領導幹部要善於用政治眼光觀察和分析經濟社會問題,從講政治的高度思考和推進經濟社會發展工作。同時,不僅對“堅持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作出進一步部署,而且明確提出,要把發展的着力點放在實體經濟上。這些重要精神的時代背景、內在聯繫,以及針對性和指導性,必須深刻理解和把握。

政治是經濟的集中體現。以實體經濟為例,習近平總書記對實體經濟的基礎性地位作出重大判斷,明確提出“實體經濟是一國經濟的立身之本,是財富創造的根本源泉,是國家強盛的重要支柱”,是對歷史經驗的深刻總結、對發展規律的科學把握。把這一重要思想落到實處,關鍵在於處理好實體經濟和虛擬經濟的關係。在這方面,我們既有經驗也有教訓。

前幾年出現的金融亂象,尤其是一些金融機構離開本源越走越遠,嚴重偏離黨和國家指引的方向、偏離改革發展和戰略全局需要,曾經導致資源配置扭曲、金融市場震盪、風險不斷加大,實體經濟和國民經濟深受其害。而這兩年通過調整、引導和改革,金融系統不斷強化有效支持實體經濟的體制機制,2020年已實現向實體經濟讓利1.5萬億元的目標,實體企業的獲得感也較為明顯。這都充分説明,做經濟工作必須講政治,否則就容易誤入歧途、容易摔跟頭,就難以保證改革發展方向明、路子正。

從講政治的高度思考和推動經濟工作,是因為經濟發展從來都是一個整體、一個系統,需要各方面、各環節、各因素配合聯動。以製造業為例,其發展就需要科技創新和金融服務的支撐。但如果過度推崇金融業及其衍生產品,任由金融脱離服務之本源,與製造業嚴重脱節,就會束縛和阻礙製造業發展,不利於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深化;就會影響黨中央關於構建新發展格局等決策部署的貫徹落實,影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發展大局。也正是從這個意義上講,發展實體經濟不能就事論事、單打獨鬥。同樣,研究改革發展也不能就經濟論經濟,要多從政治角度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

要注重掌握“國之大者”。關注黨中央在關心什麼、強調什麼,學會從一般經濟事務中發現政治問題,從傾向性、苗頭性經濟問題中發現政治端倪,從錯綜複雜的經濟關係中把握政治邏輯。比如説,黨中央一直強調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打好關鍵核心技術攻堅戰;強調堅持擴大內需這個戰略基點,優化收入分配結構。表面上,這是當前破解我國發展難題的一些經濟工作,但本質上都是為了解決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都是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為根本目的,是關乎國家長治久安、鞏固執政黨地位的重大政治問題。善於從政治上看問題,就要始終以人民為重,在重大問題和關鍵環節上心明眼亮;就要堅定不移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切實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好“兩個維護”,真正對“國之大者”瞭然於胸。

要注重把首要政治任務落實到位。必須持續開展大學習,深刻領會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特別是經濟思想的核心要義、精神實質、豐富內涵,切實做到學思用貫通、知信行統一。緊密聯繫本地區本部門本單位實際,把工作和職責擺進去,自覺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對標對錶,找準結合點和着力點,不折不扣把黨中央各項決策部署落到實處。

與此同時,還要以推動高質量發展為主題,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以改革創新為根本動力,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黨中央根據我國新發展階段、新歷史任務、新環境條件作出的這個重大戰略決策,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的又一重大理論成果。構建新發展格局,關鍵在於實現經濟循環流程和產業關聯暢通。根本要求是提升供給體系的創新力和關聯性,解決各類“卡脖子”和瓶頸問題,暢通國民經濟循環。而做到這一點,必須堅持系統觀念,加強全局統籌、協同推進、聯動發展。其中,要着重推動科技創新在暢通循環中發揮關鍵作用,增強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集中力量打好關鍵核心技術攻堅戰,鍛造產業鏈供應鏈長板;對金融體系進行結構性調整,完善金融支持創新的政策,推動金融進一步迴歸本源、更好服務實體經濟。這樣,才能不斷提升經濟發展的自主性、可持續性,確保我國經濟平穩健康發展。